首頁 |法制 |社會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費 |時評 |人物 |普法 |調查 |科技 |地方 |政務 |財經 |娛樂 |旅游

天津驚爆破壞政府招商案 漢沽鹽場非法毀地被指控

2018-01-26 09:21:31    來源:法制新聞網    作者:李維

(漢沽鹽場非法毀地案跟蹤報道 )

  人民法制報據中華新聞通訊社訊:本網天津訊(記者  呂光虎 張一峰 報道 ):天津長蘆漢沽鹽場有限責任公司(下簡稱漢沽鹽場)依仗強勢,無視法律法規,強行在政府規劃給第四方物流(天津)有限公司(下簡稱四方公司)的招商項目工地上瘋狂挖土賣錢,致使四方公司花巨資費大力整平的大片土地化為水鄉澤國,政府的招商項目隨之化為泡影。漢沽鹽場對四方公司建設項目的破壞程度,經保守估算,單直接經濟損失這一項,就超過7億多元人民幣。

  項目用地遭侵被毀后,四方公司曾通過合法渠道拼力維權,但苦于身單勢薄,終敵不過樹大根深背景深厚的漢沽鹽場,只得仰天長嘆。目前,漢沽鹽場的領導又與不良官員進行勾結,正在醞釀一個新的更加陰險的計劃,四方公司及主要領導將陷入絕境,面臨滅頂之災。

  接到四方公司和多位知情者的報料后,記者深感事態嚴重,真難以預料此事件背后是“老虎”在發威,還是“蒼蠅”在作祟。出于職業敏感和社會責任,記者決定冒險前往探訪究竟。

  (一)非法挖坑取土狂撈錢 漢沽鹽場橫行誰給膽?

  1月13日上午,記者一行輾轉來到天津市濱海新區,在知情者的帶領下,記者來到四方公司大學生創業園項目部附近,放眼望去,記者看到的是溝豁綜橫,片片水鄉澤國。在沒有被水淹沒的地方,雜草叢生,滿地瘡痍,此情此景令記者大為不解。

  正在疑惑時,一陣海風吹來,記者身邊的雜草和水波便發出嘩啦聲響,好似這片被洗劫過的土地哀吟的陣陣哭泣。恰在此時,又傳來幾聲無名鳥的悲鳴,令眼前的景象更加荒涼凄慘。

  環顧四周的破敗場景,記者真難以相信這里就是當地政府的招商項目,這里就是四方公司投資承建的大學生創業園項目工地。記者將驚詫的目光投向知情人,知情人忿忿地說:“這片土地現在變成這個樣子,都是被漢沽鹽場那幫強盜們非法挖坑賣土破壞造成的!”

  \

  圖為:政府招商引資四方物流項目一面成湖一面雜草叢生

  記者走近項目部,看到一位領導模樣的高個男子站在門口正向來人打招呼,經介紹,記者知道了這位高個男子就是四方公司的李志利經理,大家都尊稱他為李總。

  雙方寒暄后,當記者問起眼前這派破敗景象時,李總的眉宇間馬上就擰成了疙瘩,顯出滿臉的痛苦和憤慨。

他雙眼環顧四周,又凝視項目部片刻,然后仰望青天,重重地長嘆一聲說:“國企漢沽鹽場樹大根深,無法無天,侵害我們的事情一言難盡啊……”

\

  圖為:漢沽鹽場領導指導晝夜取土賣土(圖片由四方物流提供)

  李總向記者介紹說:“眼前這一大片被毀的地方,是我們四方公司與政府合作開發的項目用地,這片土地是經政府土地部門批準、明確規劃給我們四方公司的建設項目用地。這里本是四方公司為緩解大學生就業壓力,促進當地經濟發展,經政府批準,籌劃的《渤海灣世界商品電子商務交易中心》建設項目。我們公司與政府合作要開發的這個項目,目的是打造一處集辦公與生活為一體的大學生創業園,要造福于社會。’’

  李總告訴記者:“我們四方公司籌劃的大學生創業園項目獲準立項后,我們就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花巨資對原坑洼不平的地貌進行平整,最后使施工場地達到了‘三通一平’的標準。對這個利國利民的工程項目,當時政府部門鼎力支持,我們公司上下全體員工,都滿懷信心的準備開工建設。”

  說到這里,李總嘆了口氣,臉色變得更加嚴肅,他非常氣憤地對記者說:“誰也沒有想到,正當我們興致勃勃的準備開工時,漢沽鹽場突然躥出一群狼,弄得我們公司不知所措。天津漢沽鹽場自2013年開始,就由他們公司的副總丁吉生和土地辦主任藺波,帶領大批機械車輛人馬,在沒有任何合法手續的情況下,對我們公司進行突然襲擊,在我們這個已經平整好的項目工地上,大肆挖坑取土并高價售賣,大發坑人之財。”

  (二)漢沽鹽場恃強狂毀地 政府招商項目成泡影

  在采訪中,四方公司的一位負責人告訴記者:“漢沽鹽場明明知道,這片土地是政府規劃給我們并與我們合作開發的項目用地,但漢沽鹽場仗著國企的優勢憑著勢大力強,因此就明知故犯,在沒有《取土許可證》和相關合法手續的情況下,自2013年開始,一直持續到2014年6月份,他們在政府規劃給我們、并由我們花巨資平整好的項目土地上瘋狂取土賣錢,致使我們的項目土地上留下1273米長、550米寬,足足10米深的巨型深坑,使我們已計劃好的建設項目被迫停工,導致我公司直接損失就達7億元不止,因停工停建停產的損失就更加無法估量。”

  四方公司的這位負責人還向記者透露說:“漢沽鹽場通過不正當活動,與相關單位簽訂了一個非法賣土合同,這個賣土合同規定漢沽鹽場賣土挖坑限深也只在兩米以內,可漢沽鹽場撈錢心切,即便是一個非法合同,他們也不遵守,從限深兩米一下子深挖到十米開外。

  “漢沽鹽場明知道他們這樣做是犯法的,為掩蓋他們的違法事實,于是就讓鹽場的工人往取土后的深坑里灌水,以銷毀他們違法取土的證據。

  “漢沽鹽場作為一個國有大公司,干這種下三濫的勾當,實在太卑鄙了!

“漢沽鹽場在我們的項目場地上非法挖土,從一開始我們就進行勸說阻止,他們倚權仗勢不但不聽,并且還對我們進行打擊報復。

\

  圖為:漢沽鹽場斷電阻止四方物流施工(圖片由四方物流提供)

“漢沽鹽場指使他們公司的人員把我公司工地上的輸電線路剪斷拆走,讓我們無電可用。他們還巧立名目,以防汛的名義將我公司項目施工車輛和人員進出的道路封死,讓我們無路可走,我們的建設項目由此就被迫停止。漢沽鹽場的違法行為,使我四方公司遭受到巨大的經濟損失,政府規劃給我們的建設項目也隨之化為泡影”。
\

圖為:天津市漢沽區發展計劃委員會文件及與政府簽訂的合作協議

\

  圖為:天津市漢沽區人民政府與四方物流簽訂的補充協議
\

 

  圖為:四方物流820萬土地保證金票據

  在采訪期間,提到漢沽鹽場的違法挖坑賣土行為,四方公司的張偉董事長非常氣憤地對記者說:“漢沽鹽場作為國企單位,不但不遵紀守法,并且還踐踏法律法規,非法取土毀地,采取卑鄙的手段堵路斷電,阻止我們利國利民的項目建設。他們這樣做是對社會主義經濟建設的嚴重破壞,按照我國《刑法》的規定,他們破壞生產建設,是嚴重的犯罪行為,應當受到法律的追究。

  “我四方公司受到漢沽鹽場的非法侵害后,我們據理力爭,依法向政府部門投訴,但由于漢沽鹽場的阻撓破壞,使我們的合法訴求沒有結果。不過,我們公司的全體員工,仍然相信政府最終會給我們一個滿意的答復,使漢沽鹽場和直接責任人得到法律的追究。”

  采訪時,四方公司的李總還告訴記者:“漢沽鹽場自恃勢大有背景,采取鄙劣手段非法取土,毀了我們的項目用地,給我們公司造成無法彌補的重大損失,導致我公司瀕臨破產倒閉的境地,這個責任必須由漢沽鹽場全部承擔!

  “漢沽鹽場違規違法,導致我公司臨近倒閉,他們的領導不但不思改悔過,并且還口吐狂言說,他們漢沽鹽場是國企,他們什么都不怕,讓我們四方公司隨便去告,都逃不出他們的手心。”

  李總又對記者說:“在我們國家,不管是國營企業還是民營企業,只要照章納稅,都是社會主義經濟的組成部分,在法律面前,法律地位都是平等的,都沒有法外特權。合法經營者都應該受到法律的保護,違法違規者都應該受到法律的追究和懲處。我相信,漢沽鹽場破壞我們的建設項目,破壞社會主義經濟建設,破會社會和諧穩定,最終都逃不掉法律的追究,都逃不脫恢恢法網。”

  (三)政府官員私權比法大 放縱違法背后有奧秘

  記者了解到,2014年7月30日,四方公司相關人員將漢沽鹽場違法賣土的嚴重事項,反映到天津市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第二分局,該局于2014年8月7日,以信訪答復的形式進行了回復。此回復,令四方公司和社會輿論大失所望,大感意外。該回復故意廻避了漢沽鹽場違法取土的性質,極力為漢沽鹽場違法取土開脫責任,決定對漢沽鹽場非法取土的行為不予處罰,并且還為漢沽鹽場逃避法律追究指出了出路。天津市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第二分局,對違法取土的漢沽鹽場真是關照備至,熱忱服務到家了.............

很多知情者向記者反映,這個“信訪答復”前后矛盾,邏輯混亂,其為違法者開脫之言辭太過露骨、太明顯了,真是滑稽可笑之極。當記者看到這個“信訪答復”后,也不免為該“信訪答復”的滑稽啞然失笑。

\

圖為:天津市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第二分局信訪答復函

\

圖為:天津市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的答復意見書

  提到這個“信訪答復”,四方公司的李總對記者說:“該‘信訪答復’雖不得不認定漢沽鹽場在沒有《取土許可證》的情況下取土是違法行為,按照法律法規的規定,漢沽鹽場非法取土應該受到罰款處罰,但‘信訪答復’卻把話題一轉說‘經區政府研究決定,對漢沽鹽場取土行為不予處罰,督促其到土地管理部門辦理《取土許可證》后再取土。’”

  李總又非常氣憤地對記者說:“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局第二分局,對漢沽鹽場的非法取土行為決定不予處罰,這是故意對違法者進行保護。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局第二分局如此決定,不但嚴重地損害了我四方公司的合法權益,并且還是對政府公信力的破壞,是對社會公共利益的坑害,同時也是故意破壞社會和諧穩定。”

  記者還了解到,對于漢沽鹽場在四方公司的項目工地上非法取土的事項,四方公司的負責人田友,曾多次到天津市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進行信訪反映,迫切要求調查處理,該局于2014年9月6日給田友發來“答復意見書”。此“答復意見書”中顯示:“經查,您來信反映的情況屬實,我局已責令漢沽鹽場停止取土行為,現該問題正在處理過程中。”

  關于天津市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這個“答復意見書”,四方公司的李總對記者說:“這個‘答復意見書’是2014年9月6日向我公司領導田友同志發出的。這個‘答復意見書’非常明確的向田友同志表示,該局已責令漢沽鹽場停止取土行為,現該問題正在處理過程中。從2014年9月6日到現在已經三年多了,我們根本就沒有見到或聽說過,濱海新區規劃和土地資源管理局對漢沽鹽場的違法行為進行過處罰。說白了,由于漢沽鹽場樹大根深、有背景,政府部門的有關領導與漢沽鹽場有不可告人的交易,對于漢沽鹽場的違法行為,他們根本就不會查,也不敢查,這都是公開的奧秘。因為‘吃人家的嘴軟,拿人家的手短啊!’”

  李總最后非常氣憤地說:“我們怎么弄也弄不明白,作為政府部門的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對于漢沽鹽場的違法行為,為什么不敢處理?為什么故意不處理?我們怎么也弄不明白,漢沽鹽場的‘水’到底有多深,背景到底有多大?對于漢沽鹽場的非法取土行為,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這些政府部門,為什么連個屁都不敢放!這里面的‘問號’太多了!太多了!”

  (四)糊弄社會輿論騙媒體 玷污政府破壞公信力
\

  在濱海新區采訪期間,四方公司的張副經理向記者反映,關于漢沽鹽場在四方公司的項目工地上非法取土賣錢的事項,【消費時報】的記者田廣杰一行到現場及對相關單位知情人員采訪調查后,將調查了解到的情況,反映給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黨政領導,請求核查并反饋。該局的領導對新聞媒體的情況反映,不但不重視不核查,并且還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以中共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委員會的名義,向新聞媒體發了一個情況說明函,竟歪曲和隱瞞事實,將漢沽鹽場在四方公司的建設項目工地上非法取土行為,說成是漢沽鹽場企業內部的正常生產,借以欺騙新聞媒體,糊弄社會輿論。

  張經理還向記者反映,對于漢沽鹽場在四方公司的項目建設工地上違規取土的非法行為,四方公司管理人員田國光等人,曾多次到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信訪反映,強烈要求調查處理。后來該局竟給田國光發了一個【2017】0919號“不予受理告知書”,除明確說明不受理田國光的投訴舉報外,還欺騙田國光說“該問題已于2014年由我局執法監察部門處理完畢。”關于這個事項是否“處理完畢”,據記者多方調查了解,此問題至今根本就沒有處理。

  張經理又說:“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的領導們這么賣力為漢沽鹽場的違法行為打掩護,百般進行開脫,這種現象的背后大家都知道隱藏著什么。”

張經理最后很嚴肅的指出:“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的領導們,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巧借黨和政府的名義,明目張膽的為違法違規的漢沽鹽場進行辯解、充當保護傘,其不良行為是他們故意往黨和政府的臉上抹黑。他們竭力維護的是不法團體的利益,毀壞的卻是黨和政府的形象,他們這么做,是對黨和政府公信力的嚴重破壞!”
\

 

  圖為:天津長蘆漢沽鹽場有限責任公司及門衛

  此前,記者曾到過天津長蘆漢沽鹽場有限責任公司,也曾到過天津市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接觸和采訪過相關領導。當提到漢沽鹽場非法取土的問題時,他們對記者不是躲避就是推脫,其滑稽又丑陋的表演,令記者哭笑不得。其實,這是違法者和為違法者提供庇護的官員們常有的表現,也是記者預料之中的事情。

  \

  圖為:天津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人事處裴處長

  提到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發出的以上四個文件,李總 非常氣憤的對記者說:“這個局發的那四個文件互相矛盾,互相‘打臉’。我們真沒想到,作為政府職能部門的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他們也會歪曲事實,也會故意說瞎話騙人,并且還以‘黨委’的名義糊弄新聞媒體。他們這么做是對黨委的玷污,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記者從相關部門了解到,2009年6月29日,天津市漢沽區發展計劃委員會,曾下發漢沽行政許可【2009】58號文件,準予第四方物流(天津)有限公司申報的渤海灣世界商品電子商務交易中心項目備案。同年9月23日,天津市漢沽區人民政府與第四方物流(天津)有限公司簽訂了合作協議及補充協議。該項目用地,經天津市土地規劃委批準,四方物流公司花巨資對項目用地進行了平整,積極準備著對項目啟動招商。2009年7月,天津市委市政府主要領導,親自到項目現場視察指導,對該項目給予了高度評價,對四方公司的這個利國利民的項目給予充分的肯定和鼓勵。按照政府規定的程序,四方公司于2010年8月27日、9月3日,先后兩次向天津市漢沽區土地整理中心交了820萬元的土地保證金,隨后該項目建設就按照政府的要求緊張有序地進行著。

  記者還了解到,由于四方公司的上述項目是造福社會利國利民的好項目,并合法正當,社會輿論積極支持,人民群眾更是熱烈歡迎。該項目建成投入使用后,將會安排大批大學畢業生創業,極大的促進當地的經濟繁榮和發展。

  漢沽鹽場將四方公司利國利民的大學生創業園項目破壞后,社會輿論一片嘩然,都紛紛指責漢沽鹽場的違法犯罪行為。

  記者在天津濱海新區采訪期間,濱海新區土地管理局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知情者向記者反映,關于漢沽鹽場在四方公司項目工地上非法取土事項,漢沽鹽場領導與他們局的有關領導之間有交易。這個知情者向記者表示,只要能為他絕對保密,他和其他正直的工作人員,愿向記者提供有關領導官商勾結,違法亂紀的證據和線索。

  無巧不成書,漢沽鹽場也有一位不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秘密地找到記者,他向記者表示,在保密的情況下,他愿向記者提供漢沽鹽場有關領導違法犯罪的證據材料,并請求記者對他們單位領導違法犯罪的事項,大力進行跟蹤報道。

  當記者截稿將報道時,四方公司的幾位領導又聯系到記者,非常堅決的向記者表示,正義在四方公司一方,他們請求記者對漢沽鹽場破壞政府招商項目,侵犯四方公司利益的惡劣行為進行跟蹤報道。他們還向記者表示,四方公司將不惜一切代價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堅決同違法犯罪行為斗爭到底,將調動一切積極因素維護公平和正義,不追回被漢沽鹽場造成的一切損失誓不罷休。

  應四方公司和天津市眾多知情干部和群眾的請求,記者將會對他們反映的問題繼續深入采訪調查,并與聯動新聞媒體一起,跟蹤報道到底。

  (請關注本系列跟蹤報道二)

編后語:

  縱觀記者從天津發回的這篇報道,編者不由陷入沉思。報道中的那一個個令人拍案稱奇的場景,那一幕幕令人感嘆的畫面,讓編者久久難以釋懷。

  記者在報道中提到的四方公司與當地政府合作建設的大學生創業園用地,本是經政府規劃批準,并由四方公司向政府部門交過相關費用后取得的合法項目用地,使用權問題是毫無爭議的。但遇到樹大根深、背景不凡的國有企業漢沽鹽場,法律法規就不頂用了,四方公司的合法權利就被清為零。漢沽鹽場恃強可以任意違法橫行,可以在別人家的建設項目用地上任意取土賣錢大發橫財。當被侵害人向政府部門投訴,反映漢沽鹽場的違法行為時,被反映者毫無懼色,并且還揚言自己是國企大公司,不怕告,還威脅和譏諷被侵害者“隨便去告”,再告也逃不出他們的手心。非法侵害者的如此言行,與強盜有何而至!

  對于漢沽鹽場的強勢邏輯,編者不僅質疑:憑什么呀!漢沽鹽場的領導為什么敢于說出如此出格的話?在其背后有沒有不可告人的奧秘呢?

  我們國家現在是法治社會,無論法人還是自然人,無論是國企還是民企,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守法者都應受到法律的保護,違法者都應被法律追究,這是法理、道理、常理和情理。但在天津市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法理、道理、常理和情理就被歪曲和變味了。該局對漢沽鹽場的嚴重違法行為熟視無睹,不但不予以處罰,并且還非常肉麻的為違法者掩蓋和開脫,他們如此這般,就差給違法者漢沽鹽場歌功頌德,送錦旗樹碑立傳了!對于天津市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的反常行為,難怪被侵害者懷疑該局領導與漢沽鹽場之間有不可告人的交易,有貓膩。

  在社會現實中,法人和自然人,規模有大也有小,性質有國也有私,實力各不相同,但在法律面前,其法律地位都是平等的,沒有大小高低、公私和貴賤之分。作為政府行政和執法部門,都必須嚴格依法辦事,依法處案,都必須自覺的維護政府的公信力,都必須主持正義,維護公平和公正,不得歪曲和踐踏法律,必須自覺的維護社會的和諧穩定。報道中提到的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有法不依,對違法者不予追究,并且還為違法者開脫,其行為不得不令人懷疑,不得不令人揣摩其背后隱藏著什么。

  據眾多案例顯示和權威人士考證,執法部門,凡是執法不嚴,歪曲法律,使違法者得不到懲處,守法者得不到保護,其背后必有貓膩,必有見不得陽光的勾當。

  編者試問:類似本報道中提到的漢沽鹽場和天津市濱海新區規劃和國土資源管理局,這樣的違法單位,這樣的執法部門,一個是無所顧忌地違法橫行,一個是竭力為違法者開脫放縱,這樣的關系,這樣的情景背后,敢讓上級紀檢和司法部門深究細查嗎?

原文鏈接:http://www.61prw.com/shehui/wanxiang/2018-01-24/12703.html?from=singlemessage&isappinstalled=0

(編輯:蔣杰 )

免責聲明:法制與社會網本欄目發布信息,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稿件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法制與社會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中文陳述文字和文字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網不做任何保證或者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凡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您若對該稿件由任何懷疑或質疑,請即法制與社會網聯系,本網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

  • 法制
  • 社會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費
  • 時評
滇ICP備13003036號-1 法制與社會雜志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北京pk10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