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法制 |社會 |民生 |政法 |文化 |消費 |時評 |人物 |普法 |調查 |科技 |地方 |政務 |財經 |娛樂 |旅游

開封龍亭區:一起蹊蹺的房建工程“撤證”風波

2018-07-23 15:40:20    來源:法制與社會    

【本刊訊 記者楊易峰】10余年前依法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而建成的老房,如今該老房的《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突然被住建部門公告撤銷了。房主曾多次申辯,但也無濟于事。

房主稱“此‘撤證’行為與當地‘拆遷’不無關系”。

蹊蹺檔案:十年前的地證失蹤與另兩證之疑

家住河南省開封市龍亭區孝嚴寺街的陳獻銘于2007年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并建造了住宅。

“《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當年是所屬龍亭區建設局核發的,我們當時按照審批要求提供了全部手續,最后合法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 在自家院子里新建了住宅房并一直使用至今。”陳獻銘的代理人鄭女士說,“但11年后的2018年7月15日,龍亭區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原龍亭區建設局。以下簡稱:區住建局)卻下發《公告》,撤銷了陳名下的《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撤銷原因聲稱是在檔案中未發現‘建設用地證明’且在調查過程中本人未提供任何相關證明。”

\

針對區住建局所稱未發現建設用地證明一事,鄭女士曾向區住建局多次進行陳述申辯,并由該局法制科的劉斌陪同一起前往檔案室查看有關該《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的所有檔案資料,發現檔案中確實無“建設用地證明”。

據鄭女士表示,在查看過檔案資料后,她立即向該局法制科劉斌提出了申辯,認為檔案由龍亭區住建局保管,出現檔案資料遺失應由住建局承擔相應責任。而且,在2007年申請建設工程規劃許可時已依法提供了所需報建審核資料,不然也無法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

此外,鄭女士還質疑檔案中的兩份“書證”。

“一份《具結書》和一份《同意拆遷安置保證書》并非房主陳本人的簽名和手印,我提出要求對該兩份書證資料進行掃描并拿到最具權威的司法鑒定中心司法鑒定,確認真偽,但被拒絕。”鄭女士稱,“該兩份蹺蹊的《具結書》和《同意拆遷安置保證書》,分別用鉛筆在頁面上方被標注了‘123’‘124’,且該兩頁為A4純白色紙張,與其它較薄且已泛黃的資料紙質存在明顯不同的情形。嚴肅的檔案資料被動了手腳。”

動拆申辯:“撤證”被指與“拆遷”有關?

據了解,《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被撤銷的時間當口正是該區“二次動工拆遷”。

2016年3月,開封市龍亭區“兩改一建”指揮部發文稱啟動“龍亭區孝嚴寺橋周邊棚戶區改造項目”。該項目建設了大半年左右,周邊進行了馬路等修建擴寬改造。后來,該項目停止了建設一年多。到2018年2月,該項目拆遷辦人員卻告知當地住戶稱又要開始動遷工作。

“對于這次動遷工作到底是什么原因,我們住戶不清楚。在別人眼中我們好像就是‘釘子戶’,但其實拆遷辦找我們談過幾次?”當地住戶反映稱,“拆遷辦工作人員來了就只說上面有要求,拆遷工作又開始了。每次來談都只是詢問我們走不走、先拆房再談如何賠償,連安置補償及協議都沒有。我們從來沒有表示過抵制搬遷,但這種情況怎么能讓我們搬遷呢?

\

“我們十幾家住戶一直在這里居住,這第二次動遷的依據是什么呢?”住戶鄭女士說,“前不久,拆遷辦找到我們說拆遷又啟動了。而之前有人找過我們但后來項目停止拆建了。現在拆遷又啟動,拆遷辦來找我們也不談實質問題,總是反復問你們家走不走?根本不談安置補償的具體金額。”

2018年5月14日,陳獻銘突然接到龍亭區住建局送來的《預約通知書》。《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一事引出端倪。

《預約通知書》稱在對陳獻銘2007年辦理的《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審查后進行立案,請陳把《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原件送到該局法制科接受審驗。

2018年6月12日,龍亭區住建局又向陳下發《預約通知書(催告)》,稱我局對你2007年辦理的《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審查后進行立案,經初步查驗該檔案沒有建設用地證明,再次請你攜帶該許可證原件及房屋其他相關手續到我局法制科接受審驗。

對此,陳的代理人鄭女士表示不解:“自己的證已被查驗了兩次,都已經確認核發的《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及印章沒問題,怎么到這時候又提出說檔案沒有‘建設用地證明’?”

鄭女士稱:“由于工作原因,陳全權委托我對此事進行處理。6月18日,我到龍亭區住建局法制科進行陳述申辯,并與該局法制科劉斌查看了檔案資料。7月11日、12日、13日,針對區住建局撤證行政處罰告知情況,我又分別三次向龍亭區住建局進行陳述申辯,并提交了書面的意見申辯,還于7月12日下午前往龍亭區信訪辦提交了《上訪信》,已于當日被同意受理。”

2018年7月15日,龍亭區住建局張貼公告,撤銷了陳于2007年取得的該《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

據了解,鄭女士向相關部門提出的意見申辯主要包括:首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許可法》第六十九條第4款規定,對不具備申請資格或者不符合法定條件的申請人準予行政許可的,可以撤銷行政許可。龍亭區住建局聲稱在檔案中“未發現建設用地證明”。“未發現”并無直接證據證明陳在申請辦理《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時不具備申請資格或者不符合法定條件。“未發現”包括若干情況,例如因龍亭區住建局檔案保管不善造成的其所聲稱的“《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檔案中未發現建設用地證明”。其次,根據《行政處罰法》第29條規定“違法行為在二年內未被發現的,不再給予行政處罰”。陳的《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自取得已有10余年,遠超過2年的處罰期限。龍亭區住建局的行為不符合法定程序。

鄭女士拿出多段錄音資料,反映稱:“撤證之前區住建局法制科的小劉跟我們說過,他從來沒說過我們的證不合法,卻稱現在檔案中只是缺了資料。而且,在區住建局撤證前,住建局的工作人員一直與我們談房屋拆遷的事,還說可以幫忙給拆遷辦馬輝主任打電話,建議雙方一起商談拆遷補償事宜。7月12日,區住建局的小劉到我家中送交《行政處罰告知書》和《行政處罰聽證告知書》時,也是與拆遷小組成員丁某一同前來的,他們仍反復提及拆遷要盡快落實,并表示如果我們愿意現在和拆遷辦領導坐下來談談,他們就將相關告知書撕毀不作數。但我們難以接受這種處理方式,我們更希望相關部門對此事會有一個公正的說法,但許可證很快就被撤銷了。”

官方陳述:當事方一直未提供相關證明

龍亭區孝嚴寺街(孝嚴寺橋西)附近,寬大的馬路聯通內順城路和龍亭景區,路北靠近孝嚴寺橋地段是新建的全仿宋建筑文化民俗街。在仿古式的典雅的大圍墻內聳立著包括陳獻銘家在內的十多間民宅,與清明上河園景區相緊連。但圍墻內依稀可見有多處建筑物已被拆倒。

龍亭區住建局法制科的劉斌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我們到陳家里去核查其相關建設用地證明時,陳與我們只見過一次,陳當時就告訴我們說相關建設用地證明手續十年前都辦齊已交給住建局了。之后陳讓鄭女士一直與我們商談的,我們做了較多工作,但一直談不妥。

住建局張局長表示,我們是依法行事的。當我們發現陳名下的《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檔案中沒有建設用地證明,就應該及時核查,多次向陳發送通知,但陳一直未配合提供相關證明。

對于撤證被指與這次二次啟動拆遷工作有關之說,張局長則表示與拆遷沒有關系,如果發現問題不糾正,就是對國有資產的流失。

對于檔案中未發現有建設用地證明,原因是什么?區住建局就以此予以撤證是否合法?張局長稱陳應有責任配合核查,提供相關證明。

龍亭區孝嚴寺橋周邊棚戶區改造項目拆遷指揮部馬主任及白姓負責人對媒體表示,我們是征收,而口語上叫拆遷。該項目是2016年初實施的,中間停了一年多。我們是2017年后到崗接任工作的,對于項目立項審批具體情況,應該是有審批手續的,但我們拆遷辦這里沒有批件,只是執行上面的工作。目前大概還有6家有證的房屋沒有落實拆遷,其中有的戶的房證還有鄭州核發的。我們無權說人家的證怎么樣。按照上面的工作,陳獻銘名下房屋是在征收拆遷范圍內。今年2月又開始拆遷工作,項目是與2016年一樣的,具體相關征收手續區征收辦應該有。

龍亭區征收辦提供的2015年10月29日開封市國土資源局給龍亭區房屋征收辦公室的復函中稱,“龍亭區孝嚴寺橋周邊棚戶區改造項目”具體范圍為西至內順城路,東至玉皇廟街、法院街孝嚴寺橋,南至規劃用地邊界,北至規劃用地邊界,面積約26666.8平方米。補償辦法為《試行意見(汴政【2011】110號)》。

“棚戶區項目改造在哪里呢?”居民們說。

“怎么征收,拆遷到底和此次撤證有沒有關系,十多年后檔案中為何‘建設用地證明’缺失,《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被撤銷行為是否合法等,我們仍在走相關程序,等待有關部門的回復。”鄭女士說。

本案最終結果如何,媒體將繼續關注。

原文鏈接:http://www.ibmdz.co/

(編輯:蔣杰 )

免責聲明:1、凡本網注明“來源:法制與社會”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法制與社會網。如轉載,須注明“來源:法制與社會網”。如有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2、凡注明為××媒體來源的信息作品,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豐富網絡文化,稿件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本網無關。轉載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并不代表本網對其真實性負責,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該相關內容。如其他單位或個人從本網下載使用,應予保留本網注明的“稿件來源”,并自負版權等法律責任。
3、若因線路及本網站控制范圍外的硬件故障或其它不可抗力而導致暫停服務,對于暫停服務期間造成的一切不便與損失,本網站不負任何責任。
4、如有什么問題,請及時與本網聯系的。

  • 法制
  • 社會
  • 民生
  • 政法
  • 文化
  • 消費
  • 時評
滇ICP備13003036號-1 法制與社會雜志 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北京pk10走势